牦牛坪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2日 08:15:22  来源:云南日报

  张信

  牦牛坪在我心中是一个存在了几十年的美梦。“牦牛坪”这个美名,在西藏、在四川阿坝、在云南迪庆都有相同相似的名字:牦牛山、牦牛坝、牦牛寨、牦牛箐。现在我要去的“牦牛坪”,是丽江玉龙雪山崇山峻岭中的牦牛坪。

  元朝驻云南宣慰副使李京写下的《雪山歌》:“丽江雪山天下绝,积玉堆琼几千叠;足盘厚地背摩天,衡华真成两邱垤。平生爱作子长游,览胜探奇不少休;安得乘风凌绝顶,倒骑箕尾看神州”。自古至今,写玉龙雪山的诗、词千百首。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在鸡足山眺望玉龙雪山,看似一条白龙腾跃于滇西群山之巅,他激动万分,急忙奔往丽江。在玉龙雪山麓住了近一个月,为的是天天拜望玉龙雪山。美国洛克博士,于1922年来到丽江,看了玉龙雪山就不愿走了,在玉龙雪山下的雪松村中安家,而且一住近30年,一直舍不得离去。1939年,杭州艺专的两个学生李霖灿和李晨岚来到丽江写生,见了玉龙雪山后就忘了归期,不仅在雪山里为画尽奇峰异景四年忘返,他们读了纳西的“东巴经书”后,从此一生爱上了玉龙雪山、爱上了“东巴经书”。1978年秋,著名画家吴冠中来到丽江,也到玉龙雪山麓白水河畔的储木场里等了七天,为了一睹雪山的芳容,并且画出了“月下玉龙”的著名国画。

  在丽江纳西族发展的历史长河中,作出过重要贡献的明代木氏土司,也为保护玉龙雪山的生态环境做了许多有益的事。木氏土司在玉龙雪山下建立过许多牧场,有名的太安乡牧马场,白沙文海放马、牛、羊牧场,还有甘海子的牧牛场。纳西族土司木公,是明朝丽江第八代土知府,是古代云南20多个少数民族中能用汉文写诗的屈指可数的著名诗人之一,他著有《雪山始音》《万松吟卷》等六部诗集。明代著名文人杨升庵为木公诗集作序,并从六卷诗集中精选诗114首,编辑成《雪山诗选》,其中一首就是玉龙雪山著名景点“甘海子”《五月过甘海地》。甘海地牧牛场是木氏土司的牦牛场,这里草茂牛肥,风景优美,西边座座雪峰,由北向南排列30多公里,北边雪水汇成的白水河、黑水河跳下悬岩,穿过密林并排向东流入金沙江。雪山西麓一川绿茵平坝由西向东、向南伸展开去,好一个天设地造的雪山牧场。明代木氏土司家百多头牦牛,一年四季在这里放养。

  在甘海子放牦牛,说来简单,过十天、半月给牛喂一次盐,把盐面撒在干木槽中,吹响竹哨,牧牛人吼几声“啊!啊嗨嗨”!牦牛就会跑过来吃盐。牦牛吃了盐,吃青草的劲头更足,吃得更多,肥得更快。牦牛回来吃盐的那天,牧牛人要清点牛群数量,全部回来了没有,如果发现有的牛没回来,就要去找。被人偷猎了吗?或是被虎被熊吃了?但是,这样的事极少发生。在十五世纪初的某一天,回来吃盐的牦牛少了6头,二头公牛,四头母牛。第二天,放牧的十多个人去找到天黑,没见到失踪的6头牛。连续找了十多天,丢失的牛都未找到。放牧的人报告到木氏土司府,又派来十多个人,骑马找了三天也未找到。别说找不到一头牛,连死牛骨头都未找到一根,感到很奇怪,前后找了近一年,都没找到,只好死心了。

  转眼三年过去了。仲夏的一天,甘海子牧场,突然跑来一只很威风的藏獒,后边响起马铃声,眨眼间两匹骏马飞驰到牧牛人的面前,两位高大的藏族汉子跃下马来。纳西族牧牛人,把他们请进木板屋,在火塘边敬上一碗热茶。年龄稍长的藏族汉子说:“不知你们这里丢了牦牛没有?”纳西牧人回答:“三年前丢了6头!”藏族汉子又问:“几头公牛,几头母牛?”纳西牧牛人说:“二头公牛,四头母牛。”藏族汉子点点头答到:“这么说,三年前来到我们牧场的6头牛是你们的了?”年轻的藏族汉子说:“近三年,我们跑遍周围村寨、牧场去问,谁家丢了牦牛?今天到这里,你们讲的丢失的时间,丢失的牛数量,公母数都对,肯定是你们的了,我们很高兴,终于找到了丢失牦牛的主人了!”临别告诉纳西牧牛人,三天后到他们黑水雪山牧场接牛回家!

  纳西牧人报告了木氏土司三年前丢失的6头牛找到了,在“古斯果堆满”(藏族人的牧场)。木氏土司十分高兴,派大把事率众去接回牦牛。还带了三驮礼品,一驮茶、一驮盐、一驮红糖,随行二十多人。

  从甘海子出发,爬山一天,来到了黑水雪山牧场,十多个藏族汉子,给客人献上哈达、敬上青稞酒。木氏家大把事送上三驮礼品,并三鞠躬感谢!他们看到三年前失踪的6头牦牛,变成了一群16头膘肥体壮的牦牛群了。纳西汉子和藏族汉子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木氏大把事从16头牦牛中挑选了最肥最壮的6头赶回丽江城,木氏土司和城里纳西民众都围着牦牛称赞藏族同胞真诚、善良、友好。木氏土司宣布,将黑水雪山牧场定名为“牦牛坪”!从此纳西族、藏族世代在“牦牛坪”一起放牧,世代和睦相处。

  牦牛坪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我在甘肃酒泉一带工作过很多年,那里的一位朋友告诉我,他们家乡的“麦客”总是4月份出发,从山东开始帮当地农民割小麦,从山东到河南,再从河南到陕西,再从陕西割回家乡,前后近二个月。可是,从丽江城到牦牛坪仅40公里,牦牛坪的夏天比丽江城里的夏天还晚二个多月。7月中旬,金沙江边桃子、李子已经上市,丽江城里的人们已经穿上裙子、短袖衫。很多鲜花已开败了。7月末的一天,我终于实现了登上牦牛坪的梦想。牦牛坪的春天才刚刚到来。十多次来过牦牛坪的朋友印象里,牦牛坪只有春天和冬天。

  我们从海拔3200米的地方乘上缆车,慢慢上升途中,脚下的迎春花、杜鹃花竞相开放,高大的云杉、冷杉林长到山顶、延伸到天边,林海莽莽,大美景色,令人震撼。

  缆车在绿色波峰顶飞行,上升到海拔3600米进了终点站。走出站台,我被眼前胜景惊呆了。“这是神仙居住的地方!”摄影家唐师赞叹。正前方的玉龙十三峰在云遮雾裹中,高高悬在头顶上,神秘,巍峨。从站台延伸到雪山脚有七八公里长、二三公里宽的缓坡草场,绿草如茵,黄色的迎春花铺满草地,黑的、花白的牦牛近前五六头,远处东边一群、西边一队,都在埋头吃草。随着天空云彩的移动,天上照下的阳光像一束束探照灯,一会照在北边草地,一会又闪到南边草地。光柱所照之处,草绿得发亮,迎春花黄得闪光,牦牛背也披上了金光。

  在这里,雪山、森林、草场、牦牛、牧人是一个和谐、幸福的大家庭。雪山、森林、草场没有受到一点破坏、污染。牦牛、牧人都生长得健壮、快乐、吉祥。这里的鲜花大都长在牛粪上,叶茂花肥。草长得旺、牛吃得足,牛粪也积得遍地,一种良性循环。这里春天特别长,有5个月的时间,风调雨顺、雪花湿润、花开花落、花香花甜、草茂牛壮、林海碧绿、春深似海。

  近在咫尺的玉龙雪山主峰扇子陡,海拔5596米,银雕玉塑,晶莹剔透,至今仍在不停地上升、上升。1996年2月3日,丽江发生7级大地震,玉龙雪山发生了巨大雪崩、冰塌,整座雪山冰雪滚滚,玉泻银飞,但是,如今玉龙雪山的雪没有减少,雪峰还在增高。

  玉龙雪山主峰险峻、神秘,至今还没有人登上去过。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青年登山队来登未能如愿。九十年代日本登山队来攀,望峰兴叹而归。使人类永远神秘地望着玉龙雪山,使她永远不受尘世之手的触摸。

  清代纳西诗人木正源,写下了著名的《雪山十二景》组诗,其中《绿雪奇峰》在丽江脍炙人口,《晴霞五色》有一句“酿得千秋雪,蒸来五色霞”写出神韵。在丽江城北望玉龙雪山,只看见龙头,见首不见尾。二十年前,我和几位朋友绕到玉龙雪山东麓的鸣音乡“观雪亭”一睹雪山全貌。在“观雪亭”西望,座座雪峰如一架巨大屏风由北向南排列,像一排列队出征的武士矗立,又像一把把银剑刺向青天,绵亘五十多里。山脚云南松、山腰杜鹃、云杉层层环围,似万顷碧波,玉龙雪山腾飞在碧绿的林海之上,似银龙出海,果乃天下一大观。

  在牦牛坪看玉龙雪山更近、更亲切、更雄伟。特别是每年初冬时节,第一场瑞雪刚下时玉龙雪山更有魅力,更加神秘,云雪变幻无穷,让人思绪万千。

  为了看到和拍到牦牛坪初冬的第一场雪,我们等待,准备了三年。11月初的一天,晚上雨雪纷纷,连夜坐缆车上了牦牛坪。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们就在牦牛坪腹地“雪花湖”畔架好了照相机。当第一线阳光照到玉龙雪山顶上,雪山一点也不刺眼,阳光是冷冷的、轻轻的抹在一排雪山顶上,这时的雪山像刚睡醒的一群少女,有些羞怯。阳光升得很快,色彩变幻莫测。眨眼间,雪山顶由橘黄变为橘红,橘红变为火红。阳光吻热了座座雪峰,雪峰在阳光中燃烧。雪慢慢融化,薄雾轻轻升起,升到雪峰顶变成七彩云霞。一会儿,只是抽根烟的工夫,红的绿的紫的蓝的,云彩飘满山顶,填满千沟万壑。

  从唐朝初年开始,纳西族就拜玉龙雪山为神山,尊为保护神。并在玉龙雪山麓的白沙建筑了“三多神庙”,每年大年初一都要举行祭天、祭山神、祭祖的神圣祭祀仪式。纳西族认为“山有山神、水有水神、树有树神,万物都有生命,都要崇拜,都要保护”。纳西族人亲山、依山,离不开玉龙雪山。

  我们面前的“雪花湖”,水很满很清,雪山顶上的千变万化,尽收湖底。倒影中的雪峰、阳光、彩云,挂满雪花的冷杉,冻结着一条条冰柱的悬崖,在湖中更清晰,更冷峻。旭日初照的雪是冷黄的,太阳烧热的血是红的、紫的,阴影中的雪是绿的。在牦牛坪看尽了七彩雪、七彩云,奇美奇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