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回家的“白衣妈妈”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4日 09:30:39  来源:云南日报

  原标题:不敢回家的“白衣妈妈”

  面对镜头,刚刚结束紧张夜班工作的元谋县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主任肖琴美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医生,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妈妈不爱我了!”肖琴美两岁的小儿子嘟着嘴说:“她都不抱我,也不亲我……”说着说着,小朋友委屈的眼泪就咕噜噜滚了下来,哽咽着跑到奶奶怀里。

  1月22日下午,元谋县首名从武汉返回的发热患者住进县医院刚刚布置好的留观病房,已坚守岗位多日的肖琴美立刻投入工作,连续两个昼夜不眠不休。当同事帮她脱下防护服时,她的头发已经湿透、双眼浮肿、脸上留下深深的勒痕。

  “我唯一担心的是回家接触家人的传染风险……”说到这里,肖琴美的眼眶湿润了。把两个孩子丢给年近七旬腿脚不便的婆婆,她心里很内疚。“2003年非典,我是一名实习生,亲眼目睹了病魔的可怕,也坚定了我从医的信念。现在短暂的分离,是为了更好地在一起。”她拿着手机隔空对儿子说,“等疫情结束,妈妈一定好好抱抱你!”

  肖琴美的丈夫邱强是县医院内一科主任,两口子是第一时间投入战“疫”的战友。

  大年三十,婆婆忙活一天,精心准备好年夜饭时,等到的却是儿媳妇电话里一句愧疚的“妈,我不回家吃饭了。”

  “等疫情结束,我一定要给他们好好补上一顿年夜饭。”这是肖琴美最想给家人做的事。

  “姑娘,是你吗?感谢你送我的盒饭!我要出院了,来跟你道别。”这是一位患者出院时的真挚话语。

  一天晚饭时间,肖琴美注意到,一位大妈坐在病床上,手里没吃的,于是她把还来不及吃的盒饭给了她:“是干净的,我刚点的外卖。”大妈感动得连声道谢:“我不会点外卖,正在为吃饭犯愁呢。”几天后,这位大妈通过防护服上的名字,认出了正在为病人输液的肖琴美。

  “我是一名传染病科医生,胸前的党徽和身上的战衣,让我从没有想过害怕。除了胜利,别无选择。”留下简单的一句话,肖琴美转身又穿梭在各个病房,继续忙碌着。(记者 饶勇 通讯员 贾冬冬 陈学艳)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