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高速看中国】云南有26位“象爸爸”:把亚洲象当“娃”疼,只为送其归山林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16日 15:46:00  来源:云南网

  云南网讯(记者 张玛睿 实习记者 夏苇)一阵阵浑厚的叫声回旋于山谷间、茂密的丛林中,离野象谷景区约5分钟车程的“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以下简称“救助中心”)低调地坐落在热带雨林山谷间。4月15日,记者来到这里,听“象爸爸”讲述他们与亚洲象的暖心故事。

救助中心入口 记者 张玛睿 摄

  据介绍,救助中心建成以来,已成功繁育了9头小象,先后筹资约5000万元救护、救助过因伤、病、残及严重威胁人类生命财产安全的野象24头(其中,现场放归4头)。多年来,救护中心还培养了一批具有野生亚洲象救护和人工繁育实战经验的技术人员,因为与亚洲象朝夕相处,悉心照料亚洲象的生活起居,他们也被大家亲切地称为“象爸爸”。

  “我走它才走,我停它就停……”“象爸爸”陈继铭抚摸着5岁的亚洲象羊妞,他是羊妞的首任“象爸爸”,看着这个当初还不及人腰高的小家伙成长到现在1.3吨重,1.7米高的“小姑娘”,他很骄傲,自己能够为救助亚洲象贡献自己的一份力。

  说到羊妞,就要说到2015年8月17日那一天。据工作人员介绍,当时几头亚洲象闯入普洱市思茅区一村庄,在留下了一头刚出生一个月左右体弱受伤的小象后离开。救助中心随后将小象接回救助,工作人员发现小象还未断奶,但却无法为其提供象奶,于是,科研人员找来三头母山羊给小象喂奶。不久后,小象身体逐渐恢复,大家就叫她羊妞。

陈继铭为大象清理卫生 记者 张玛睿 摄

  如今,羊妞已经5岁,“它是我们这里脾气很活泼,很喜欢人类的一只象。”羊妞的第二任象爸爸李涛、王波说,二人正慢慢从陈继铭师傅手中接过继续照顾羊妞的重任,然而,每当与陈继铭同时在场时,羊妞就只听陈继铭的口令和指挥,黏在他的身边,其他人无论如何都叫不动它。

  这般黏人源于陈继铭对羊妞无微不至的照料。2015年夏天,陈继铭突然接到通知要求照顾羊妞,正休假在家陪儿子过生日的他,马上取消假期回到中心照顾羊妞,“我给羊妞‘擦过屁股、换过尿布’,但我儿子却没有这样的待遇。”五年来,就住在景洪附近的他基本没机会长时间待在家里,“从2019年的考勤记录上看,365天我大概有350天都在中心里。”陈继铭轻拍着羊妞说道。

  但刚开始接触亚洲象时,陈继铭也很担心,“它的体型、吨位实在太大了,还是挺吓人。”但随着工作的深入,自己逐渐融入到了亚洲象们的生活中,被亚洲们所接纳,“我们和亚洲象共同生活在地球上,大家相生相伴,我们必须相互尊重,这对保护和发展整个地球的生物多样性有重要意义。”陈继铭说。

“象爸爸”陪同大象在山林间野游  记者 张玛睿 摄

  在陈继铭看来,亚洲象是有“灵性”的动物,在多年和亚洲象的相处过程中,他发现他和亚洲象的感情早已跨越了物种之间的界限,“虽然它们不会说话,但从它们的动作、声音中,我也能看出它们感受到了人类的好。”谈话间,陈继铭和羊妞进行了一场“短跑比赛”,他放慢了脚步有意让羊妞领先在前,“获胜”后的羊妞高声嘶叫起来。“听到这个叫声了吗?这就是羊妞在表示它很开心!中心里的亚洲象在‘象爸爸’们的照顾下很健康也很快乐,我认为我们国家的大象是最幸福的大象。”陈继明说。虽然亚洲象救助工作困难重重,挑战不断,但大家都希望这些象能早日长大、恢复健康,并回归到大自然中生存。

  在救助中心,亚洲象们不仅要在救助中心快乐健康地成长,也要回到原始森林中接触自然、锻炼和恢复野性,因此,“象爸爸”们几乎每天都要陪野象们出去“远足”,“大家出去陪亚洲象的时候,就随便带些糯米饭干粮,上午出发,一走就要到傍晚。”陈继铭说,他和同事们几乎天天“霸榜”运动步数排行榜。

大象十分享受“象爸爸”帮它洗澡 记者 张玛睿 摄

  如今,整个中心共有26个“象爸爸”,随着救助中心的发展,中心也为野象救护、救助和亚洲象人工繁育储备了宝贵人才。今年26岁,来自山东的周方易刚来救助中心工作一年,因喜欢动物,加之研究生期间于救助中心研究、学习,他最终选择留在中心救助大象。

  因有陈继铭和周方易这样用心的“象爸爸”们的努力,亚洲象繁育及救助工作不断取得新进展新突破,不仅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生态效益,更为亚洲象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作出了积极贡献。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