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花人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09日 04:40:04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种花人

生活中,你会发现身边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种花。有一天,我下楼散步,惊奇地发现新邻居是一位帅气可爱的老人,满头白发,胡子也是白的,但老得有风度,说话风趣,不管看见谁都笑眯眯地打招呼。这位新邻居,也是一位种花人。

老人很勤快,每次遇见,他都在忙着侍弄他的那些花草。他住一楼,靠近路边的窗外有一块小空地,种满各种各样的花草,有些我甚至叫不上名字。老人种的花总是开得多彩绚丽,一年花事不断,把路边装点得很漂亮,引得过路的人不停地张望。

草木葱茏、花朵繁盛的季节,新邻居的窗外更是绿意葳蕤,花朵妖娆。傍晚散步,一股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不用看我也知道,是金银花的香味。新邻居的窗外有一株金银花,根和藤都已经有手腕那么粗了,花开时千朵万朵,花香醉人。

除了金银花,蔷薇也很好养活,窗外的一角,花顺着花架肆意攀爬,一丛丛的绿叶,一簇簇的小花,白的、粉的,风过处,花枝摇动,暗香袭来。此外,夏日的美人蕉,听雨再好不过。秋日的波斯菊,风中摇曳。各种花草引来鸟儿在花枝上落脚,叽叽喳喳,清脆婉转。

老人每天在窗外的小花园里忙活,锄草、捉虫、施肥、浇水,忙忙碌碌,不知疲倦。有人笑说:“你种两盆花放在窗台上慢慢欣赏就行了,瞎忙什么啊?要照料那么多花,太累了。”老人笑眯眯地说:“我在路边种这么多花,是给别人看的。把花放在窗台上,只能自己看,孤芳自赏有什么意思?”

闲聊中得知,这位老人早已把侍花弄草当成生活的一部分。他说:“心不可以荒芜,心不荒芜,身体才不会荒芜。”我咂摸着这句富有哲理的话,颇有些感触。

清代有一个画家叫邹一桂,擅画花卉,风格清俊秀美,著有《小山画谱》等。他也是个下过苦功的人,为了能够准确地画出花的神韵,他种了一百多种花卉植物,以便随时都能够细致入微地观察植物的形态、生长规律和习性,精准入画,妙笔生花。邹一桂的白海棠,大枝小枝,低垂盎然;邹一桂的桃花,娇艳动人,繁花压枝;邹一桂的牡丹更是端庄华贵,大气典雅。

我的新邻居种花给别人看,我欣赏的画家邹一桂种花画花给别人看,异曲同工,都是有境界的人啊!

种花不为自己赏,种花为给别人看,这使我想起季羡林先生写过的一篇隽永美文——《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他在这篇文章里记述了当年在德国留学时看到的德国人把花种在临街的窗外的习俗:“花朵都朝外开,在屋子里只能看到花的脊梁。”把花种在临街的窗外,花向外开,自己在家中看不到,走在大街上,却是人人都能看到别人家的花。你种花给别人看,别人也种花给你看,印证了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道理。

我也是种花人,我知道,花之美,能给人带来视觉上的享受、心灵上的愉悦。种花的过程更是妙不可言:撒下花种、等待发芽、开枝散叶、修剪施肥、等待花开、花开灿烂,整个过程都是在修炼身心,难怪越来越多的人爱上种花。

种花是一种付出,当花儿盛放,与他人同享,把生活装点得多姿多彩,富有生趣,所有付出的辛苦、汗水都变得有了价值,这便是种花人的幸福!

(积雪草)

《每日闲情》

投稿指南

联系邮箱:xieyf@gzdaily.com

请作者与编辑联系,以便发稿酬。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