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音乐游云南丨《小河淌水》的故乡,究竟有多美?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13日 10:01:00  来源:云南网
 
编者按
 

  以文促旅,以旅彰文。文旅融合,在文化和旅游资源都极为富集的云南,该用怎样的催化剂,才能调出不一样的美,才能释放出云南“世界一流健康生活目的地”的深刻内涵和创新动能?长期生息在这里的26个世居民族都有各自独特的歌舞艺术,当音乐与旅游相遇,会产生怎样的魅力?流传深远的经典歌曲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优美动听的词曲之间藏着哪些宝藏美景?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云南网策划推出“跟着音乐游云南”系列报道,带您开启一场乐游七彩云南的音乐之旅,敬请关注。

"

 

月亮出来亮汪汪,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哥像月亮天上走,山下小河淌水清悠悠。

 

"
 
 

  旋律简单却动听,歌词质朴却空灵,《小河淌水》是云南民歌中的一块瑰宝。

  聆听它,有人听出了爱情的真善美,有人听出了乡愁的画与诗。其特有的艺术魅力,总能唤起听众的情感共鸣,被世人广为传唱七十余载,依然不显过时。

  9月9日,民族歌剧《小河淌水》亮相第六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剧中少女送别阿哥时唱起的,还是这首小夜曲。

 
 

 
一首夜曲
暗藏余音绕梁密码

《小河淌水》曲谱(来源:《云南百年原创歌曲精选》杨明 主编)

  在当下年轻人聚集的热门视频平台上搜索《小河淌水》,可以看到中外名家演唱、演奏的众多版本,网友们也在为“哪版更好听”讨论得热火朝天。

  这首诞生在云南大山里的民歌,被西方音乐届称为“东方小夜曲”。它为何能传唱中华大地,甚至漂洋过海到国外,被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民族的听众所喜爱?这还得从唱响《小河淌水》的黄虹说起。

黄虹版《小河淌水》

  黄虹是云南省著名的女高音歌唱家,1928年出生在一个酷爱民间歌舞艺术的家庭,曾是云南省歌舞团的独唱演员。1953年4月,黄虹受团长嘱托,带着《小河淌水》去北京参加由原文化部主办的第一届全国民间音乐舞蹈会演大会。团长交待黄虹一定要唱好,“这是政治任务!”

  当这首婉转悠扬的云南山歌在首都北京响起,京剧大师梅兰芳和文化大家楚图南听得意犹未尽,递上纸条请黄虹再唱一遍。《小河淌水》由此在大江南北传唱开来,传到了不少国家和地区。

云南民族大学艺术学院院长高淑琴接受云南网记者采访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闭幕式的5首表演歌曲中,有2首来自云南,分别是《小河淌水》和《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再次把云南的声音传给了全世界。

  《小河淌水》如同大山间一股清澈绵长的泉水,叮咚作响地淌过了村村寨寨,流遍云南,传遍中国,又汇入世界音乐的海洋。它印证了那句“音乐无国界”,也让我们思考它余音绕梁的密码又是什么?

  “它的每一句都落在‘6’音上,这是《小河淌水》的典型特征。云南音乐本身就有着良好的群众基础,因为它诞生于田间地头,传承着民族文化,是劳动人民捕捉、加工而来的自然之声。”同名歌剧《小河淌水》主创人员、女主角依湄扮演者、云南民族大学艺术学院院长高淑琴如是说。

歌剧《小河淌水》序曲

 

一嗓山歌
唱出文化碰撞火花

密祉元宵灯会

  “十个弥渡人,九个会唱灯,还有一个跟着哼。”说到云南民歌,就不得不提大理弥渡。它是“花灯之乡”“民歌之乡”“山歌之乡”。

  云南首批被列入传统音乐类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3个项目中,弥渡民歌就占一席。《弥渡山歌》《十大姐》《绣荷包》等,都是弥渡民歌的代表曲目。

  乍看歌名,有人可能会觉得陌生。但当旋律响起,听者就会恍然大悟:“原来是这首,听过听过。”例如《弥渡山歌》,歌词“山对山来崖对崖,蜜蜂采花深山里来。蜜蜂本为采花死,梁山伯为祝英台”早已脍炙人口。

  精品如此之多,不难判断:弥渡民歌是一座音乐富矿。弥渡县文化和旅游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弥渡民歌是弥渡境内各民族民歌的总称,包括了山歌、小调、舞蹈歌、风俗歌等几个类型。其中,弥渡山歌、花灯就多达500首,花灯剧目有250多个。

歌剧《小河淌水》是云南省首个获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的歌剧项目

  看到这里,有人不禁发问:内容丰富、形式多样,为何这方水土的民歌资源如此优秀?这就得从弥渡的独特区位和悠久历史讲起。

  史料记载,在唐代,弥渡是南诏王国腹心之地。中原将士和商贾游民汇聚于此,不仅带来了农商技术,也引入了黄河文化。于是,弥渡便有了“灯从唐朝来,艺从唐朝起”之说。到了元、明、清代,军屯、民屯、商屯和开疆移民活动连绵不断,又给弥渡带来了长江文化。

密祉茶马古道

  千百年来,弥渡境内汉族和彝、回、白等民族的文化相互碰撞,南诏文化与黄河文化、中原文化、长江文化等交流、渗透,形成了独具地方特色的传统文化。

  弥渡民歌,这朵多元文化碰撞而出的绚丽火花,也就应运而生。

 

一条古道
重拾昔日茶马时光

  在弥渡县密祉镇的文盛街村,坐落着尹宜公故居。尹宜公,1924年出生于文盛街,是歌曲《小河淌水》的记录、改编者。

歌曲《小河淌水》记录、改编者尹宜公故居

  文盛街古驿道又名“马食铺”,是“古丝绸之路”上“开南古驿道”中的一个重要驿站,是通往滇西南的要塞,过往商贾、马帮都要到此投宿。文盛街也成了红极一时的物资集散地和中转站。

  如果把茶马古道比作一篇悠长乐章,文盛街则是上面一个休止符。在夕阳的余晖下,伴着路过的马铃声,沿着文盛街的引马石自北向南走,仿佛进入一条时光隧道。满街的古建筑似乎都有一个故事要讲。

文盛街曾是茶马古道上的重要驿站

  有“花灯王子”之称的周美润是土生土长的密祉人。他从父辈那里听来不少文盛街的典故:“据说在明清鼎盛时期,马帮会在每天下午进站,卖米、卖菜、卖布匹、卖百货的,热闹非凡。天黑了,火把、油灯会照亮夜空,伴着喧嚣到深夜。这就是历史上远近闻名的‘密祉夜市’。”

  四百多米的文盛街不长,但坐落着六七家马店。“聂家马店规模最大、最豪华,杨家桂花店占地面积最大,杨家马店生意最好……”听着讲解员李薇如数家珍的介绍,仿佛看到了云南旅游业兴盛的“鼻祖”。

文盛街引马石

  文盛街的居所、民居建筑多为“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四合院”,也有“一颗印”式院落,土木结构,青瓦屋顶。包容并蓄的建筑风格,也印证着这座重要驿站昔日的热闹繁华。

尹宜公故居大门

石家耕读大院

  继续往南,即可望到一座古朴照壁。照壁下是一口古井,这便是闻名遐迩的珍珠泉。建于清代中叶的古井昼夜喷涌不息,一年四季清澈见底,大旱之年不涸,大涝之年不溢。

珍珠泉

  走近古井,可时不时看到一串串白色水泡如同珍珠,自井底咕咕而上,奇趣横生。周边村民用井水制作的豆腐、米酒、酱菜等,品质上佳,远近驰名。

  珍珠泉旁是自带双翼的凤凰桥,古色古香的文明阁立于桥头。这座标志性阁楼原名“财神阁”,因中原文化、边地文化、民族文化、宗教文化在此相互融合,并最终形成了一种多元而宏阔的文明气象,故后来被当地人尊称为文明阁。

文明阁 凤凰桥

  凤凰桥下,一条小河蜿蜒曲折,名叫亚溪河。当地人介绍,这正是《小河淌水》中吟唱的小河。顿时,赶马人与小阿妹月下相会的遐想浮现眼前。

桂花箐

  发源于桂华箐的亚溪河,是密祉的饮灌之河、生命之河,更是密祉的民歌之河、爱情之河。漫步亚溪河畔,昼有天光云影点缀十里画廊,夜有融融月色倒映粼粼清波。“月亮出来亮汪汪,小河淌水清悠悠”描述的诗情画意,似乎找到了出处。

望郎树

 

  短短的文盛街走到了头,但还有太多故事没一一讲。密祉大寺、魁星阁、土主庙、文昌宫、古戏台、石家耕读大院、周家巷道、民国第五区区公所、马帮文化陈列馆、农耕文化陈列馆、花灯文化传习馆……方圆不到3公里的密祉,三步一景,五步一迹,逛上一整天仍有“不识真面目”之感。

  阿妹等阿哥,密祉在等你。这里,有太多宝藏等着你遇见。

文盛街一景

  音你而动,乐游云南!

  生物多样性的云南,更是歌舞的海洋、音乐的天堂。

  纯美的自然、旖旎的风情、地道的人心,本就是音乐的灵感源泉。

  每一次吟唱,都是生命的弹拨;每一处欢歌,都在与万物交融!

  《跟着音乐游云南》,每一步,都是一串优美的音符;每一步,都是心灵回归的净土!

《跟着音乐游云南》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 云南网 出品

  总策划:田静

  策划:刘红 锁华媛

  统筹:杨之辉 罗蓉婵 徐腾中 林云冬 曹璐 唐莉娜 普腾中木 李星佺 何沐

  记者:毕芃 张玛睿 牟燕红

  视频:杨吉娟 段芃 杨照峰

  设计:蔡陈晨

  指导单位: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 云南省音乐家协会

  支持单位:中共大理州委宣传部 大理州文化和旅游局 弥渡县融媒体中心 密祉镇文化旅游体育广播电视服务中心

 

  相关新闻:

  第六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在京闭幕 云南参演剧目《幸福花山》《小河淌水》分获大奖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