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进新征程 逐梦自贸港·市县篇 | 屯昌着力打造海南“香谷”:立足香产业 布局大健康

发布时间:2022年04月26日 12:10:05  来源:海南日报

原标题:奋进新征程 逐梦自贸港·市县篇 | 屯昌着力打造海南“香谷”:立足香产业 布局大健康

屯昌县城呈现出高质量发展的勃勃生机。

■ 海南日报记者 李梦瑶

通讯员 林小丹

用小刀挑开树皮,将刮下来的树脂轻轻搓揉成团,一缕淡淡的香气随即飘入鼻腔。“你瞧,这些树种下才4年,已经开始结香了。”4月25日,站在屯昌县新兴镇南岐村的一片沉香林里,村民王丁玺笑言这里宛如一处“绿色银行”。

说是“绿色银行”绝非夸大其词。黄玉海粗略算了一笔账,沉香市场价达每克几十元到数百上千元不等,再加上林下套种其他经济作物的收入,今后这片沉香林的亩产值将十分可观。

看中沉香产业前景的不止黄玉海一人。从顶层政策设计到示范基地建设,从种苗培育到强化科技支撑,眼下,屯昌围绕沉香产业动作频密,吸引越来越多农户转型当起“香农”之余,一条从育种、种植、深加工到三产融合的沉香全产业链也渐趋成型。

沉香种植掀热潮 助农增收多条路

屯昌县坡心镇中建农场34队,驱车翻过道道山梁后,一片400余亩的沉香林映入眼帘。

“这些可都是‘宝贝’。”几年前,北京人李伟来海南度假,一次机缘巧合中接触到沉香,当即对这一有着“冠绝天下,一片万钱”美誉的南药着了迷。退掉回程的机票,李伟从游客的角色转变为创业者,经过多地考察与调研,最终选择在屯昌打造沉香种植基地。

之所以选择屯昌,他有自己的考量——这里丘陵重叠起伏,以半粘性土壤为主,且降雨、日照适宜,十分适合种植沉香。再加上屯昌位于海南中部,交通四通八达,今后物流运输也不成问题。

2020年,李伟在中建农场流转承包530余亩林地,截至目前已陆续种下8万余株奇楠沉香苗。

从内蒙古运来羊粪做底肥,请来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海南分所的专家进行技术指导……在李伟的精心照料下,如今这片沉香林的长势很是不错,预计产香率可达95%。但种植沉香起码要等3年到4年才能产生效益,这也让他开始琢磨“长短结合、以短养长”的产业发展模式。

3月30日,李伟带领工人们在沉香林下空地种下第一批斑斓叶新苗。“一亩地平均能种250株沉香,套种600到800株斑斓叶。”李伟说,斑斓叶是东南亚常用的香料之一,种植管理方便,一年累计可割五六茬,“等到8个月后便可开割第一茬斑斓叶,这让土地资源利用效益最大化的同时,无疑也大大缩短了收益周期。”

沉香林+斑斓叶,这一新兴林下经济模式让周边农户心动不已,纷纷跑来参观学习。而在数十公里外的坡心镇,“沉香热”早已持续多年。

10年前,海南海香园投资有限公司落户坡心镇,建起一处560亩的沉香苗木培育基地,年培育优质种苗超200万株,并以“公司+科研团队+合作社+基地”的模式,辐射带动屯昌及周边市县农户种植沉香达3960亩。

在海香园等龙头企业的带头下,坡心镇加买村村民陈运魁逐渐掌握种植技术,这两年在自家房前屋后也陆续种下18亩沉香苗。

“像陈运魁这样的新‘香农’,全县还有很多。”屯昌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截至目前该县沉香种植面积约1.28万亩,“眼下我们也正积极组织各类技术培训,努力让沉香成为助农增收的‘第四棵树’。”

多方聚力谋发展 布局沉香产业链

对于屯昌而言,沉香其实并不算是一个新兴产业。

早在20世纪50年代末,广东省便在屯昌县乌坡镇创建乌坡药材试验站(海南省药材厂的前身),着手沉香等南药资源的培育,种植规模一度达5277亩,而这也是当时国内唯一的南药种植基地。到20世纪80年代,屯昌又依托海南省林科所枫木实验林场的科技优势,在枫木镇木色湖畔种下100多亩沉香,产业发展初步形成一定规模。

然而长期以来,当地南药产业仅限于“卖原料”阶段,产生的经济效益十分有限。如何将资源优势转化成产能优势,成为摆在屯昌党员干部面前的一道必考题。

今年1月到3月,屯昌先后开展五次大学习、大研讨活动,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几次率队分赴相关科研院所及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东莞市寮步镇等沉香产业发达地区。

密集行程的背后,聚焦的是同一个主题:探寻沉香产业高质量发展路径。

经过多方交流、多地调研,最终屯昌以“七个一”为抓手,初步勾勒出沉香产业发展蓝图——一系列沉香产业发展规划、方案,一批沉香良种苗木培育基地,一批沉香种植示范基地,一个以沉香为主的南药小镇,一个沉香产业园,一套沉香标准化技术体系,一个屯昌沉香品牌建设。

3月25日,屯昌县人民政府与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热带生物技术研究所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由双方共建的沉香种质资源保存和种苗繁育基地、沉香科技成果转化基地及沉香检验检测中心等一批沉香科研基地(中心)在屯昌挂牌成立。

当天,屯昌县人民政府还与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海南分所、海南金林药材有限公司签订共建海南香岛沉香产业园框架协议。

“依托这些科研院所及国内外大专院校的人才、科研、平台等科技资源优势,今后我们将加强产学研用紧密合作。”屯昌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与此同时,该县还计划构建一套涵盖种质评价、种子种苗质量、种植规范、产品检测、真伪鉴别、质量检测等全产业链的沉香地方标准体系,同时探索建立沉香生产全过程可追溯体系,实现产品来源可查、去向可追、责任可究,全方位确保屯昌沉香品质。

强化科技支撑之余,眼下,打造沉香产业园、创建良种培育基地和种质资源库、建设海南沉香研究院和博物馆等工作也正有序推进中。

屯昌县委书记凌云表示,以沉香产业为龙头和抓手,接下来该县将着力发展以南药种植、生物制药、现代医疗、健康养生为主的大健康产业,推动一二三产融合发展,构造一体化产业体系,努力将屯昌打造成海南“香岛”中的“香谷”。(海南日报屯城4月25日电)

屯昌县枫木镇成立“苦瓜”廉政宣传队

廉政微宣讲 “走新”又“走心”

“我既是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同时又承担了村委会的工作,工作时会不会有冲突?”“我也想监督,但的确不知道从哪一方面下手。”……日前,在屯昌县枫木镇石岭坡村的一块空地上,来自该镇11个村(居)务监督委员会的40余名成员齐聚,正就如何加强基层监督展开热烈讨论。

在屯昌县枫木镇背岭村,收购商将苦瓜整齐摆放在货车上。 海南日报记者 李天平 摄

为充分发挥基层监督“前哨”作用,屯昌县枫木镇纪委不久前成立了一支“苦瓜”廉政宣传队,并于当天举办首场宣讲活动,通过将廉政风险点、防控措施与涉农补助资金监管等结合具体工作实际相结合,用海南方言举例子、讲故事,努力做到深入浅出、入脑入心。

“像是听故事、拉家常,不知不觉就听进去了。”枫木镇大葵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陈有武说,“苦瓜”廉政宣传队的宣讲听得懂、记得住、有感触,让他进一步明白了基层监督“做什么、怎么做”的问题。

“之所以取名‘苦瓜’廉政宣传队,一方面因为苦瓜是枫木镇的拳头产品,涉农补助资金是基层监管的一个重点内容;另一方面则取意‘廉不言贫,勤不言苦’的苦瓜品格。”枫木镇纪委书记余军军介绍,接下来该镇也将继续依托“苦瓜”廉政宣传队常态化开展警示教育,创新形式和方法,帮助基层监督人员扮演好“三资”管理、廉情信息、村务公开、为民办事“四大员”角色,织密“微权力”监督网。

屯昌南田村深挖活用红色资源,村民共享红色旅游红利

革命老村“上新”

■ 海南日报记者 李梦瑶 通讯员 林小丹

4月25日一大早,屯昌县西昌镇土龙村村民王玉骑上电动车,几分钟后便抵达土龙村下辖的南田村红色书吧。

“就在家门口工作,方便。”王玉负责书吧的咖啡制作与接待服务,最近她注意到,店里的桌椅明显有些不够用了,“从刚开始每天只有两三个人光顾,到现在每天几十个客人,客流量越来越大。”

王玉知道,他们都是奔着南田村的红色故事而来——1927年12月1日,琼崖革命斗争史上著名的南田起义正是发生于此。

以红色革命基地、美丽乡村、整村推进等项目建设为契机,近年来南田村相继完成道路硬化、生活用电、饮水安全、田洋整治、美化绿化亮化提升等便民利民项目,同时完善旅客到访服务中心、冯平雕像、南田展馆、红军井和红军哨岗等一批红色题材基础设施建设,逐渐蜕变为一处集文明村镇、椰级乡村旅游点和红色革命教育基地于一体的美丽村庄。

“那时候,共产党员常扮成朋友亲戚躲藏在村民的家里,一到晚上他们就悄悄聚到一块,商量着怎么带领大家起义反抗……”像这样的开场白,年近七旬的南田村村民邱天富已记不清说过多少次。作为村里的义务讲解员,他平均每年要为1万人次游客讲解南田起义的革命故事。

然而一拨拨游客到访南田村,除了“打卡”红色地标、聆听讲解重温红色故事,产生的消费行为几乎为零。

为有效实现红色资源价值转化,去年,屯昌投入财政资金约120余万元,将南田起义历史陈列馆升级改造为占地约600平方米、收藏近3000册党史书籍及红色文化读物的红色书吧,同时邀请本土咖啡企业入驻,这才让南田村有了第一个能让访客歇脚消费的去处。

今年3月初,南田村红色书吧正式对外开放,除了让王玉等3名村民获得就业机会,不少村民还将自制小吃、特产送来寄卖,从而获得额外收入。

“为让更多村民共享红色旅游红利,我们还要进一步完善配套设施,在丰富旅游内容上做文章。”西昌镇人大主席王俊平介绍,眼下,南田村正计划打造红色食堂、红色营房,同时利用村里的闲置池塘、土地资源发展垂钓、采摘等旅游业态,将红色文化资源与情景体验旅游方式相结合,力图让“一小时瞻仰先烈”变成“一天红色旅游”,巧用红色资源助力乡村振兴。(海南日报屯城4月25日电)(李梦瑶 林小丹)

 推荐新闻